摘要:本文从肖邦夜曲内在的矛盾性特征入手,论述了《F大调夜曲》的矛盾性因素。文章探究了作品矛盾性的渊源,进而依次对乐曲各部分进行了音乐分析,以阐明其内在的矛盾性因素,最后详细论述了演奏这部作品的具体方法,以及如何恰当地表现出作品的矛盾性因素。
 
关键词:肖邦;《F大调夜曲》;矛盾性;演奏法;教学法
 
 
一、引言
   《F大调夜曲》(Op.15 No.1)创作于1830-1832年间。此时的肖邦刚刚在巴黎站稳脚跟,他还没有从华沙沦陷的冲击中平复下来,却要面对巴黎上层社会的纸醉金迷。很少有人理解肖邦在文艺沙龙中演奏的那些柔情音符下隐藏着一颗流离失所的心灵。迫于环境,很多时候肖邦不得不尽力抑制自己沉重的乡愁。双重的情绪状态集中体现在肖邦的创作中,肖邦此时的创作既有气贯长虹的g小调叙事曲(Op.23),也有温婉如歌的E大调练习曲(Op.10 No.3)。肖邦秉持的创作原则是内容决定形式,他的这一悲剧性内容的表达要求与夜曲的传统形式产生了激烈碰撞,最终形成了极具矛盾性的作品特征。“这种矛盾性,大概跟斯拉夫的民族性有关。肖邦从来不能跟自己一致。他会同时快乐与忧郁,也能从悲伤一变而为狂热。正在歌唱一支幽美的咏叹调的时候,忽然会来一阵骚乱的冲动。他的人是平衡的,常在战栗之中,透明的,变化不定的。”[1]肖邦的“悲剧—戏剧性”[2]特征鲜明地体现在夜曲大量的矛盾性因素上,如Op.9-No.3、Op.15-No.1、Op.27-No.1、Op.32-No.2 Op.48-No.1等。究其矛盾的渊源,乃是夜曲这种小型抒情体裁形式与肖邦要求表达戏剧性深刻情感内涵之间的矛盾,更是肖邦自身性格与生活状态的矛盾。只有透彻理解了《F大调夜曲》的矛盾性因素,才能从根本上把握住对于这部作品的演奏风格。



[1]   Henri Bidou《肖邦》,转引自《傅雷谈音乐》第239页,当代世界出版社,2005年版。

[2]   参见于润洋《悲情肖邦—肖邦音乐中的悲情内涵阐释》第2页,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2009年版。

 
二、作品分析
《F大调夜曲》是典型的三段曲式,其抒情性的两端部分与戏剧性的中间部分达到了均衡的状态,这是肖邦之前的三部夜曲未曾达到的艺术境界,堪称肖邦戏剧性夜曲的开山之作。而作品的矛盾性因素也正是体现在三个段落的强烈对比之中。因此,只有深入分析《F大调夜曲》的结构特点,才能从根本上把握这部作品的演奏风格。
乐曲的整体曲式结构为三段曲式(见表1)。
表1  肖邦《F大调夜曲》三段曲式

曲式结构A     B     A1
小节数1~2425~48   49~74
调式调性Ff  bG  f  bDF

 

     资料来源:作者自制
呈示段由五个乐句加一句补充构成,始终保持着四小节一句的方整结构,奠定了作品宁静安逸的基本情绪。乐曲在如歌的行板上由F大调的属音到主音弱起开始,旋律是典型抒情性的夜曲,可织体层次却比之前的三首夜曲都要复杂,被分成了典型的四部和声。在如歌的旋律下方,是低声部的主持续,次中声部采用三连音的伴奏音型,中音声部则是旋律若即若离的八度叠置,四个声部相得益彰(见例1)。
谱例1《F大调夜曲》第1-4小节

第二乐句的旋律与第一乐句形成对比,低音半音化线性下行,和声连续向属方向离调;第三乐句是第一乐句的变化重复,三连音因素引入旋律之中;第四乐句实则第一乐句的上四度模进,最后以重属和弦阻碍终止;扩充而来的第五乐句也是第四乐句的变奏重复,低音半音化线性下行,经过连续离调后完满终止。从整体结构上看,上下两片乐句在旋律、低音以及和声语汇等方面都形成了呼应关系。最后四小节的补充也起到了导向中段的连接作用。呈示段渐弱悬停在了导三和弦上,在自由延长的一拍休止后,出人意料地进入了疾风骤雨般的中段,在呈示段一直被压抑掩藏的愤懑之情在那里得到了彻底的宣泄。
中段与两端的戏剧性对比是乐曲矛盾性因素的集中体现。它一开始便以f小调对置进入,并标以Con fuoco(如火般的热烈),阴霾的气氛与两端的恬静形成鲜明对比。见例2。颤动不安的音型如潮水一般渐强后又渐弱,音阶式的严峻旋律在低声部极力挣脱桎梏。第一乐句终止在f小调的主音上,第二乐句进一步加大情感力度,提高了各个声部的位置,最后半终止在了属七和弦。在28小节的最后一拍,将之前f小调属七和弦的七音半音下行至A音,其余两音保持不动,摇身一变为bG大调的二级七和弦,就这样将一个音降低半音,而整个调性被提高了半音,这也是矛盾性因素在形式上的细节体现。
谱例2 《F大调夜曲》第25-28小节

离调至bG大调后,中声部出现了突强的旋律,其旋律音型与织体层次均衍生自呈示段主题,它在中声部和高声部经过了数次模进后,最终在f小调上完全终止,旋即戏剧性地以急切的下行音阶导向中段的后半部分,并临时变换拍子为6/8拍以加强语气。见例3
谱例3 《F大调夜曲》第34-36小节

中段的第二部分是对前一部分的变化重复,进一步加强了矛盾性对比因素。在原样重复前四小节后,便转入了bG大调的属方向调bD大调,调性和声张力进一步扩大,情绪也更加激化,主题音型在这里作最后的挣扎,终究还是以bD大调的六级和弦逐渐安静(calando)下来等候再现段的简单再现。
再现段简单地装饰再现,恢复到了最初的平静,好像中部的一切都未曾发生过。这是一场竭力挣扎后的无力放弃,此时的肖邦还没有打破夜曲的一般形式,保持着两端的夜曲本质,而戏剧性的矛盾因素正在逐步地向在再现部分渗透。

三、演奏要点

作为诠释作品内涵的演奏者,如何更好地表现出音乐内在的矛盾性因素,如何在准确把握音乐情感基调的同时进行二度创作,笔者将在下文逐步阐述。
我们在演奏这首夜曲时首先要注意表现的是其内在的矛盾性因素,但如何拿捏冲突对比与夜曲这一体裁的统一与平衡,成为大部分演奏者最容易忽略的地方。其次,该曲声部多达四个声部,虽然并非如巴赫、亨德尔那般的复调织体,但各声部的区别与旋律的突出成为最大的技巧难点。
首先呈示段(1-24)的整体速度提示上标明是Andante  cantabile(如歌的行板),在拍号上是3/4与9/8的结合,左手以9/8拍弹奏,右手是3/4拍。我们在弹奏时,将左手三拍对位在3/4拍的一拍内。而帕德雷夫斯基版本的谱面中,拍号只标明3/4拍,左手中标明三连音记号。但不管是哪一种标示,弹奏效果上节奏对位都是一致的。第1小节,semplice e tranquillo(单纯无装饰的并且安静的)与sempre legatissimo(一直连奏)都很清楚的标明这段的整体情绪与弹奏方式。低声部的主持续要一直用小指保持住,不需要大力,但是要深触键。次中声部的三连音呈现伴奏作用,第一个与第二个弹奏的需要非常连绵,第三个要非常弱,类似像远处的回声若隐若现。高声部旋律要以甜美而又清透的音色从各声部中跳跃出来,中声部的和声旋律则以稍暗淡的柔和音色与之相对应,而在高声部旋律长音保持时稍稍突出表现,一唱一和。
谱例4 《F大调夜曲》第1-2小节

至第7小节处,渐强并且渐弱处理(poco  crescendo e ritenuto)。而在右手第三拍位置上,左手的和弦以琶音方式弹奏,这里开始踩下踏板。之前所有声部均用手指连奏法来弹奏。这之后,乐句重复,用踏板使音色更加空灵朦胧,与之前的音色稍有对比。注意第9小节处,第三拍右手旋律位置上的三连音,它的时值仅对位在左手一拍内。delicatissimo(精细的、娇美的)表明这里要弹奏的精巧而细致,要运用手指的主动性去弹奏,三连音后面上行的单音需要处理的非常细腻,贴键弹奏轻轻带过,不能太过短促、或者僵硬。
 
谱例5 《F大调夜曲》第9--10小节

之后在第17小节,呈示段的情绪达到最高点,poco  f  也表明这里需要强力度弹奏来体现。第14与第18小节第二拍位置前有四个八分音符组成的装饰音群,对位在前一拍的后半拍内,并稍稍加入自由节奏。第22小节开始,dim   e  rall 渐慢并渐弱处理,之后smorzando(渐次消失)。要使这种渐弱渐慢有一定的层次感,可以融合巴洛克时期的阶梯力度演奏方式。第24小节,左手三连音变为二连音,使这节奏变化更明显的体现出来。
综观呈示段,甜美平缓的风格为主调,练习时可以先分声部练习,了解每一个声部的旋律走向,尽量使每个声部都独立清晰而且连贯,并且分清各声部作用与主次关系。
中段(25—48)如火般的热情(Con  fuoco)与呈示段的对比非常强烈。首先便是mf的力度提示,并且持续渐强。右手以双音弹奏,技巧性极高,要使每个音都非常扎实,由于快速,很容易因为手掌僵硬而使双音混乱。这里需要大量的慢速度练习,渐渐提速练习。而左手单音旋律要非常突出,而且渐强处理。要用非常肯定的语气、扎实有力的音色弹奏。在第26小节出,左手旋律上行开始前使踩下踏板,制造更大的混响共鸣,然后随着上行渐渐抬起。要注意把这里的上行单音间的休止表现出来。
 
谱例6 《F大调夜曲》第25--26小节

在第29小节处,左手旋律引入呈示段材料,但已经不再是呈示段的甜美音色,而是强有力的悲壮音色。第31小节,右手双音织体变为旋律加单音和声的织体。突出右手高声部旋律,左手上行声部也不可忽略。渐强标记,一直持续至第32小节处才开始渐弱。第33小节,重复前两小节的乐句,但在力度、音色上要与之前做出明显的变化对比。持续渐弱至第35小节第一拍,之后稍稍渐强,在变为6/8拍后再次渐弱。右手下行旋律要稍稍突出。
 
谱例7 《F大调夜曲》第31-33小节

 
第37小节至48小节,是前乐段的变化重复,演奏上分清各声部,借鉴前乐段的演奏方式。在第45小节开始渐弱处理时,要表现的比前面更加明显,音色上要趋于呈示段,为之后的再现部做铺垫。
在弹奏中段时,右手的双音,尤为重要,是推动情绪起落最关键的地方。必须加强练习,除此之外,左手声部担任起旋律声部,要注意每一个乐句的气口划分处理,在情绪膨胀激烈的同时,又要处理的非常细腻。
 
再现段(49—74)又回归了之前的平缓,但音色上稍稍与呈示段有所区别,在甜美的基础上加入一丝厚重感。第54小节与第56小节的装饰音群也更加密集。这一段,除了音色上的区别外,其它可以借鉴呈示段的弹奏方式。
 
谱例8 《F大调夜曲》第54小节

而最后两小节的分解和弦在弹奏上有所对比。第73小节在音色上稍稍扎实,最后一小节的分解琶音则浅触键,再利用踏板使音色更加虚渺、遥远。
 
四、结语
肖邦的这部《F大调夜曲》以其独特形式表现了作曲家内心无比矛盾的情结,作品以其完美的结构力达到了形式与内容的对立统一。在演奏和教学过程中如何更好地处理肖邦夜曲中大量存在的矛盾性因素,也是我们需要进一步探索的课题。
 
 
 
 
参考文献:
于润洋《悲情肖邦—肖邦音乐中的悲情内涵阐释》,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2009年。
索洛甫蹉夫《肖邦的创作》,(中央音乐学院编译室译),北京音乐出版社,1956。
Stanley Sadie《The New Grove Dictionary of Music and Musicians》,麦克米兰出版有限公司,2001年。
《傅雷谈音乐》,当代世界出版社,2005年版。
钱仁康、钱亦平《音乐作品分析教程》,上海音乐出版社,2003年版。
樊禾心《钢琴教学论》,上海音乐出版社,2008年版。
凡丁著、周庆宁译《钢琴演奏法》,音乐出版社,1955年版。


创建时间:2016-08-11 15:23

【习题解析】肖邦《F大调夜曲》的矛盾性因素及其演奏要点

关于学校

ABOUT US